尋一份安暖在心,遇一程煙火白首,曾為懵懂美麗的邂逅,傾盡了所有,然後用一生的等待,來詮釋沒有結局的以後。如此安靜的不惹一絲紛憂,在這個撒滿陽光的午後,給心底著上一點顏色,那是安暖的,淺淺的靜秋,一枕書香,兩片閒愁,就這樣靜靜地暈染整個秋天的溫柔。
  
  有多少人行走在路上,握著一季韶華,風塵僕僕,無懼白露秋霜,在自己的世界裡逞強,然後在靠近來時的方向,假裝淡忘,為的就是想找回初始的模樣。貪婪的欲望是誰都有的,幻想一起牽手看夕陽的西下的溫潤,一起並肩漫步林蔭的愜意,時光總在彈指一揮間,讓那些奢望化作腦海裡的印記,荼靡了某些心境,不著一絲痕跡。任情絲糾纏,幽夢挽系,那一點點心念還是不能割捨,也許我要的不多,只要我在你的心裡,只要你永遠都記得。
  
  輕輕揚起你送我的溫柔,微抬的雙眸已然有些迷離,眼神中燃起的嬌羞,也許是因為想起,思念盈滿雙眸,一蓑草色亦能勾起回憶裡的挽留,淺淺的相遇,淡淡的守候,是否每句誓言的背後都躲閃著些許清愁。將你的影子於一痕墨臨摹,簡單的字體擺放的那樣錯落,風煙俱寂,香息總是不染塵埃,化作一縷憂思終是不留痕的。只是那場命運的顛簸,你是否還記得?夢裡曾信誓旦旦,醒來便是過客,可情絲一諾,被鑲嵌在詩句裡,一遍一遍用心讀著。願你我婉約成一片雲朵,隨浮生聚散,在卷舒之間尋一處角落,可以安撫我的落寞,那是迷離的眼神想要讓你成為我的休憩之所,清淡著,久遠著。許下的承諾,眉間擱著,如故的惦念,依然熱著,就如離人心上秋,幽幽的盡是離愁的顏色。是你溫潤了我的秋色,帶走了我的寂寞,路邊開放的花朵,沾染了些許羞澀,我是最不起眼的一朵,也許是被紅塵遺落。就這樣彌散著,縱使幾近凋零,也會與清風互挽,靜靜地,你來與不來我自婀娜。
  
  千與千尋,把若干的記憶握在手掌心,斟一杯心心相印的光陰,一飲而盡。那些愛恨癡嗔的幻影,跌入萬丈紅塵,不必苦苦追尋,對與錯本來就沒有定論,只是我手心的溫度,待不來故人。斷在故事裡的旋律,讓譜出的曲子也變的深沉,修一朵愛的菩提,即使如曇花一現,卻總是那麼刻骨銘心。
  
  荼靡了一場心境,惹醉了一程相思,斑駁在夢裡的情絲,要怎樣撰寫相擁的故事。折疊愛的羽翼,用兩個人的琉璃,裝點那段淺淺的相遇,亂紅銜來枝頭暖,一吻落下旖旎痕,緣來愛你,只是入了眉心,疼了情起。
  
  十月裡的天空,將這柔情揮灑的如此輕盈,路過的秋霜,又給離別的秋葉增添了一抹紅。涼意又加重了幾重,往事裡的蔥蘢也漸行漸遠,你的名字卻不能隨風,雕刻在葉脈上落花成塚,念及盛開在那年的花事,終是紅塵一夢。
  
  喜愛一份雅致的樣子,給十月披上淡淡的菊黃,那爬滿藤蔓的籬笆上,有薔薇在生長,白的,紫的,映襯的都是安靜的模樣。摘得一朵菊花泡在杯中,幽香便氤氳開來,只想閉目傾聽,有你來過的聲響,淺淺念,深深藏。捧著一枕書香,墨蹟裡都是你寫的詩行,竹箋上,宣紙上,筆隨相思落滿小徑,蜿蜒著你遠去的方向,走吧,你若無恙,我便無殤。然後在鋪滿陽光的路上,拋下一路花香,安暖在每個有你的作陪的日子,如此,更加清喜著我的三寸天堂。
  
  習慣坐在素淡的光陰裡獨自清歡,回味那年,那時,那人帶來的溫暖,看風雨路過,偷走了躲在角落裡的寂寞,留下一朵清喜,默默把玩。人生得意便是相見歡,薄涼的西風把一程相逢送的很遠,執念,也只是隔著秋水長天,見與不見,初衷未改,即使歲月蹉跎,落花成泥,你依然是我不變的安暖。深秋,庭前還有月季開放,花朵不大卻很鮮豔,尋來一個花瓶插上兩三朵,置於幾上每天觀看,幽幽暗香飄來甚是喜愛,於是,凝神不語,思緒便開始片刻的遊離,你說,別錯過花期,我在陌上等你,如今花期已過,葬花人在哪裡,心微微的疼,你若懂得,花開無言,花謝無語,該多好。
  
  浮生亂,流年斷,醉在夢裡的情瀾還是那樣溫婉,情願用一生的時間等待一個圓滿。若不是因果錯亂,怎麼會因為你回眸的一眼就讓我拿三生煙火來換。時光太瘦,承諾太淺,沒有走在平行線上的你我該如何並肩。禪茶一盞,品到光陰荏苒,佛說:打坐,參禪吧,淡看所有的緣聚緣散。於是,匆匆的流光帶走了過往,似乎從此再沒有憂傷與喜歡,寂靜的日子不言不語,一杯茶盞品得一紙清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anlky 的頭像
evanlky

一簾細雨,淋濕了我的記憶

evanl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