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在老家重慶農村,一年四季都有綠枝綠葉點綴,偶而也能在山坡上見到野兔的掠影。記憶深處抹不去影像的是與兒時夥伴們在一小片山林裡圍追野兔的情景,俗話說“狡兔三窟”,那時被追急了的野兔躲進了洞穴,“守株待兔”這招在當時是不管用的,驚嚇過度的兔子打死也不會從剛逃進去的洞口出來。怎麼辦呢?正不知所措時,有人提出用煙熏。於是乎,找來稻草對著洞口放入濃煙,大家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兔子剛逃進去的洞口,冷不丁在不遠處有黑煙冒出,隨著噗嗤一聲,野兔從出煙的洞口逃竄了,我們不由得搖頭歎息:沒摸准兔線脈絡圖。

自懂事上學期間,“野兔”一詞在腦海裡並不是那麼清晰明亮,畢竟那時看到它並近距離接觸機會實在太少,真正開始關注野兔是在南疆參加工作後。可能邊疆地大物博、人煙稀少緣故,野味十足的動物屢屢可窺,稍不留心,野兔、野雞隨時都有可能撞懷,尤其在這金秋季節裡,棉花地、紅柳林、戈壁灘,只要你處處留意,每天你都有機會與它們見面。

我曾有過獨自一人追逐野兔的經歷,那時候所在南疆小縣城工作地正興起修築大棚種植反季節蔬菜提高經濟收入熱潮,我作為一名基層幹部業餘時間專門管理了一個大棚。那是一個週末早晨,我閑著無事去看看大棚裡蔬菜長勢怎樣,剛打開棚門,嘿個乖乖,一隻油光灰白的野兔不知何時鑽進棚裡正偷吃蔬葉兒。我心裡竊喜,躡手躡腳向它靠近,敏捷的野兔早已跑開了。為了徒手把這只喜人的野兔捉住,我把棚門關了,棚內的一些洞口儘量用東西堵塞住,不讓可愛的兔子有機可乘逃之夭夭。一切準備就緒後,我開始了一場與兔子面對面“較量”。

大棚面積近百平方米,棚內種植的蔬菜已增葉,足夠的空間讓野兔沒有了危機感。我剛開始試著趕兔子往狹窄地方走,而野兔卻與我捉迷藏,不按既定的方向移步子,幾經周折後,我失去了耐心,動作開始粗暴了,拿起棚裡棍棒連吼帶嚇地追打著,兔子開始害怕了,抱頭來回逃竄,時不時用頭碰撞著大棚周圍的塑膠布。我深知“兔急跳牆”了,要想贏它,必須再增加它的恐懼感,於是呐喊聲、敲擊聲、腳步聲齊上陣,兔子似乎感到了末日來臨,不知該逃向何方,懵愣中被我用棍子把它按住。望著驚惶失措可愛的野兔,我笑了,我其實心裡早有了想法,把野兔變成家兔。

野兔靈敏度極強,荒蕪中求生存練就了它過硬的本領。跑步的功夫當然了得,不然在兇險的大自然領域裡如何立足。如果你有機會走進邊疆茫茫戈壁裡,累意中突然蹦出一隻豎著兩隻耳朵的可愛野兔,你定會感到愜意極了,說不定疲勞會一掃而光。

野兔,可謂是大自然律動著的精靈,是寂寞人用來調侃的增色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anlky 的頭像
evanlky

一簾細雨,淋濕了我的記憶

evanl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